教育部提出新规则:自费代理人不得服务初级

  为了规范自费留学中介服务活动,保护自费留学人员的合法权益,教育部、与相关部门一起,全面修订了《自费留学中介服务管理条例》和《自费留学中介服务管理条例实施细则》 1999年实施, 并将两项规定的内容结合起来,形成了“《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管理条例 (征求意见稿) 》。昨天,我向公众征求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征求意见稿里明确指出: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不得到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开展自费出国留学咨询、讲座、座谈会、介绍会等任何形式的招生宣传活动。昨天,宁波市教育界人士认为,这是针对留学低龄化新趋势的有效回应。记者 章萍

  政策解读

  自费出国留学中介不能为义务段学生服务

  征求意见稿强调,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可以为已完成义务教育,申请自费出国留学的人员提供以下服务:提供有关国家和地区教育情况、高等学校或其他教育机构招生信息等信息咨询;提供有关国家和地区相关法律、法规及政策咨询;代办国外高等学校或其他教育机构入学申请;指导、协助办理出境所需的签证、公证等材料;组织在外学习、生活、留学安全等注意事项的行前培训等。

  征求意见稿又进一步指出,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不得到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开展自费出国留学咨询、讲座、座谈会、介绍会等任何形式的招生宣传活动。

  另外,记者了解到,目前市场上存在一种现象,境外个别机构看中中国市场,往往在中国寻找个人或者组织,代理他们的业务。征求意见稿提出:禁止境外机构、个人在我境内以任何形式从事出入境中介活动。

  中介服务资质审批权下放到省教育部门

  根据这次协商的草案, 教育部已将自费留学中介服务机构的审批权限下放给省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实施。同时,为加强国家宏观统筹,请各省在作出许可决定前,报教育部备案。

  明确各部门管理职责,修订稿第五条以列举方式明确各方面职责,进一步明晰教育、工商和公安等部门的管理职责。

  另外,此前教育部取消了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跨省开展业务的审批,但关于跨地区开展业务的相关管理手段未能及时调整,造成跨地区经营存在无序状态,亟待解决。这次,征求意见稿对这类情况提出原则上应当在资格认定书核定住所地(省、自治区、直辖市)区域内开展经营活动,超出经营区域的,可以以设立子公司等形式,另行申请资格认定。

  实行备用金制度,备用金不得少于50万元

  征求意见稿规定,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实行备用金制度。备用金用于支付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拒绝承担或者无力承担对其服务对象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时的赔偿。备用金数额由省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根据本地区实际情况确定,但最低不得少于50万元。

  备用金的本金及其利息归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所有。中介机构破产、解散时,备用金的本金及其利息作为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资产,按照有关规定处置。征求意见稿还指出,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无力支付违约、侵权等引起的赔偿的,可以书面形式向所在地省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提出动用备用金本金及其利息的申请。

  宁波现状

  全市仅有8家符合规定的自费出国留学中介

  宁波自费留学中介服务机构有多少?目前的发展状况如何?昨日,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截至 2011年9月5日,具备自费留学中介服务资格的宁波市机构包括: 宁波骏腾留学服务中心、宁波宁高留学服务有限公司宁波宁高留学服务中心宁波英雄留学服务中心、宁波国际交流服务中心等。此外,在宁波还有浙江新通留学服务中心、浙江科博留学服务有限公司、浙江世强留学服务有限公司三家分公司, 经省教育厅批准自费设立留学中介服务分支机构的。

  除这8家外,宁波也存在多家不符合规定的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主要分为三类:一是经工商部门批准设立的教育服务咨询公司;二是教育培训机构;三是市外留学中介服务机构的分公司或分支机构,这些机构虽有资质,但未经省教育厅同意批准在宁波设立分支机构,比方说在青海注册,却到宁波来做生意。

  去年有5000人留学,其中不少是中小学生

  近年来,宁波出国留学的孩子越来越多,据来自官方的数据显示,仅去年,宁波就有5000人出国留学,其中有不少是中小学生。

  其实,不少中学生出去了,也未必能适应国外生活。有媒体曾经报道过一个例子,有个孩子原本在宁波一所很不错的初中学校就读,成绩也很好。后来因为家长接受了一些国外的教育信息,就把他送到了美国留学。然而,儿子在美国过得并不如意,因为学业衔接的原因,到了美国后学习并不占优势;还有孩子年纪小,不懂得照顾自己,身体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最后,这位家长只得把孩子接回国。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如今,出国留学又中途回来已不是个别现象,他们中有中小学生,也有大学生,其中以中小学生居多。之所以打道回府,有的是因为未能如愿申请到名校,但更多的是因为不适应国外留学生活。

  各方反响

  中介机构:可以规范市场,让家长更安心

  征求意见稿出来后,引发了网友的激烈争论。

  网友“江苏侨外移民”:近年来,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出现了一些突出问题,如未经批准设立中介机构,非法从事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活动,采取弄虚作假手段,编造、假冒证明材料,发布虚假信息,骗取钱财,高额收费后不兑现承诺等,亟须加强对自费出国留学中介行为的规范与管理。

  网友“随红旗”:资质审批权力下放,监管开始加强,这才是正事。

  记者在了解到这一政策后,也第一时间采访了浙江施强出国服务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总经理吕芳。她认为,这一政策的出台,对于像他们这样的机构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她透露,现在市场的确比较混乱,有些是夫妻档开店做生意,公司就两个人,没资质不说,也没有很好的售后服务,这对学生来说是非常不利的。现在政府出来管,对任何一个中介来说也会有个约束。也只有这样,学生被送出国,家长才会安心。

  教育界人士:这是针对留学低龄化的有效回应

  2012年9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发布了《国际人才蓝皮书:中国留学发展报告》。报告显示,中国出国留学人数已占全球总数的14%,位居世界第一。留学“低龄化”的趋势也日益显著,直接出国读中学的人数也大幅增长。

  昨天孙文英小学一位学生家长说:“我也做好了让孩子出去的准备,从家长的角度来说,谁都知道孩子太小外出留学的不妥,但我对目前中国的教育体制实在不满意。”

  昨天,宁波一位教育工作者说,面对留学年轻化的趋势,我们确实应该思考如何加快教育改革。同时,他还认为,这一规定强调自费留学中介机构只能为完成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服务, 这是对留学年轻化新趋势的有效回应。

上一篇:留学机构内部专业干货分享!
下一篇:宁波留学中介沈颖投票